幸运棋牌网站  她本想着泼墨听到这话心上定是欢喜的,毕竟比神医还要厉害的人就在此处,他也不必费心劳神的去青州去请,也不用在等上一些时日了,可偏偏泼墨一脸难色道:“经文上说,贵而无位,居而无民,姑娘若真是救世主,定不容我请,自然也会去救人的。林姑娘,眼下不是开玩笑的时候,在下…在下求姑娘了,姑娘快些启程去青州求救吧!等下知府大人的手下发现我把你放了,你就走不掉了。”
  泼墨左右瞻望,见车夫看着自己,他对车夫警告道:“你不许将我放走林姑娘的事告诉知府大人,我放她走全是为了大家,要是不请来神医,你我都得死!”
  车夫点头道:“公子放心,此事我全当从未看到,你是一心为仙游城的百姓着想,不像姬大人,他想的没有你多,他只为他自己想!”
  泼墨松了口气,却很快又绷紧神经拉着林霜许嘱咐道:“如此我便放心了!林姑娘,你你到前边的驿站去,那里有马,我这里有收来的赋税,你带上去前面驿站买匹马。”
  车夫也催促道:“林姑娘,泼墨说的对,我们虽与你不熟,可泼墨信得过你,那泼墨信得过你,我就信你,请你快些上路吧!仙游城疫情严重,不能耽搁了!”
  见两人如此着急,林霜许却回头看着泼墨无中生有道:“且慢,我觉得你刚刚说的话很有问题,我这人天生有个毛病,就认自己说的!那个姬大人和你满城的百姓,他们跟我又没什么关系!我为什么要帮你们!还有,你们两个没有听过长辈说吗?”
  两人用一副听不懂话的样子看着她,她接着道:“没听过吧?我跟你们两个说,臣弑其君,子弑其父,非一朝一夕之故,其所由来者渐矣,由辩之不早辩也!泼墨,你可明白我的意思?”
  随后,她又问车夫:“你听懂了吗?”
  车夫自然没什么文化,他一脸茫然的看着泼墨,泼墨与车夫对视一眼,泼墨看着她道:“姑娘是说…这次鼠疫并非天灾,而是人祸?”
  车夫半懂不懂的点着头道:“似乎有点道理…”
  泼墨立刻打断他,道:“这本是旱情惹的祸,何止我们,就连满街的老鼠、猪、狗,它们也都是无辜者,可我们却吃它们的肉……”
  不等泼墨把话讲完,车夫又插道:“不可能,这简直胡诹!听你们二位这意思,就是说仙游城闹妖怪了,仙游城有碧海仙君坐镇,不可能有妖怪敢来的,你们二位可不要危言耸听,造谣生事!”
  林霜许暗暗想着:碧海仙君哪有那个闲功夫顾得上你们这些愚民,可笑至极!老头子掌潮以来,连他的女儿都没顾上,岂会在乎你们这些个愚民的死活!
  泼墨接道:“林姑娘,若真是仙游城有妖怪作祟,我是不是应该尽快通知姬大人组织百姓去碧海仙君的神庙祈福!”
  车夫却恶言恶语道:“你小子疯了吗?是不是想蛊惑人心,城中已经很乱了,你要是跟姬大人说这次鼠疫是人为的,他要是聚集手下的人对全城的牲口大开杀戒,倒时惹出祸来,你小子能担得住吗?”
  泼墨又道:“可我觉得林姑娘说的对,我看过周易上经,经文中有注解,说不为恶,不争誉保持缄默,则可安然度过险地,否则,自处是非之地,极易惹祸上身!”
  泼墨话刚落,林霜许便对他拍肩夸道:“泼墨见解独到,是个修仙的好苗子,有前途,实在是前程似锦呐!”
  然而,车夫却将他一把拽下马车,拳打脚踢一顿,嘴里大骂着:“妖言惑众,妖言惑众!我看你长的清秀,学识渊博,才信你,可你却被这个妖女蛊惑,你自己陷进入也就算了,你还想让全城跟着你陪葬,我是不会让这个妖女得逞的!”
  话说着,车夫打够泼墨,他跳上马车去,将林霜许一把抓下地,嘴里骂道:“就是你这妖女,我现在就解决了你!”
  林霜许不慌不忙的问:“请问你要如何解决我?怎么个解决法?”
  车夫双手掐住她的脖子,龇牙咧嘴的道:“我掐死你,我要掐死你!”
  林霜许看了眼地上挣扎的泼墨,对车夫说:“你掐不死我,我就收了你的命!”
  车夫面不改色,继续使劲掐住她的脖子,地上的泼墨爬到车夫脚边,抱着车夫的腿苦苦哀求着:“求…求求你,你松手,你放了林姑娘…”
  他的声音微小,在车夫的强脚下,泼墨被踹到一边去,他口吐鲜血,手却往林霜许的方向探着,他满是担忧的看着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,却再无力上去拉开车夫。
  她瞪着车夫道:“想不到这个家伙对我如此上心!你敢踢他,你就不配活着!”。
  届时,她仇深似海的扫了眼车夫,一根被火环绕的银针从她眼中飞出,那针直穿过车夫的喉咙,车夫倒在她脚下,她瞅了那被火粉碎的车夫一眼,走到泼墨面前,将他扶起,又扯下自己颈上戴着的黑曜石吊坠,吊坠上雕刻着邛普的画像,邛普是盘骨神遗下的神兽,眼下却是她的代步坐骑。